資訊動態

【行業資訊】孟山都正式從曆史消失,開啟全球農化三巨頭“世紀爭霸戰”

2018-06-10

      

6 月 7 日,存在了 117 年的著名農業巨頭孟山都退出了人類曆史。

經美國和歐洲相關監管部門的批準,德國製藥公司巨頭拜耳(Bayer)在 6月7日以 630 億美元的價格正式收購美國農業公司巨頭孟山都(Monsanto)。在這曆史性的時刻,拜耳宣布收購後,將不再采用“孟山都”這個名字,盡管這個名字已經有 117 年的曆史了。

根據摩根士丹利之前的估計,合並後的公司將占據約 28% 的全球農用化學品市場、約 36% 的美國玉米種子市場和 28% 的大豆種子市場。而這起收購案也將成為 20 年來德國公司最大跨國收購案。

“‘拜耳’這個名字將不變,但‘孟山都’這個名字將不複存在。收購的產品將保留其品牌名稱,並成為拜耳投資組合的一部分。”拜耳在發表的聲明中表示。這意味著之前孟山都的產品名不會變,比如 Roundup 將依然是 Roundup,隻不過它們將成為拜耳的Roundup,而不是孟山都的Roundup。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轉基因種子供應商,“孟山都”這個名字已成為轉基因反對者們的首要攻擊對象。並且近幾年來,這個名字多次被起訴,原因包括農民發現他們的正常作物被轉基因作物基因汙染,以及世界衛生組織認定孟山都的除草劑Roundup主要成分草甘膦可能會致癌等。其中,後者的有關訴訟在本月將進行審理。不過,與世界衛生組織相悖的是,美國環境保護局在去年12月份稱,草甘膦可能不會導致癌症。

拜耳首席執行官 Werner Baumann 對孟山都相關的爭議表示認同,他說:“AG国际厅將聆聽批評者的意見,並致力於求同存異。農業太重要了,不能因為意識形態差異導致農業進展停滯。”

對於全世界農民來說,這起收購案意味著什麽?

這項價值 630 億美元的收購案已經持續了近兩年。今年 3 月 21 日,歐盟通過了這起收購案。不久前,該交易又獲得美國反壟斷機構批準,構建全球最大種子和農化供應商的交易終於得以清除最後一個主要監管障礙。

當時,美國政府稱,兩家公司與美國司法部達成和解,解決了政府關注的問題,即最初交易架構會傷害消費者和農民。根據和解協議,拜耳需要出售資產給巴斯夫,剝離的資產包價值約 90 億美元,是美國並購執法案件中最大的一筆。

一旦交易完成,拜耳將主導世界農業行業,全世界的農民都擔心價格上漲和選擇減少的可能性。

不過,Verdant 合夥人 Garrett Stoerger 認 為,與兩年前農民對拜耳/孟山都公司合並將如何影響其業務的預期相比,監管機構要求的撤資和相應的資產重組有望減小這種影響,“拜耳公司幾乎將所有種子和特性業務出售給巴斯夫,並將所有孟山都公司的產品組合投入使用,AG国际厅還是有所選擇的”。

雖然這個交易在 6 月 7 日完成,但相關業務還沒有完全整合。美國司法部(DOJ)要求拜耳按照此前規定撤資,然後才能與孟山都完全整合,這將需要兩個月的時間。

拜耳農作物科學部門總裁 Liam Condon 說: “在最初的兩個月,孟山都或拜耳的客戶感受不到的任何變化。在整合之後,AG国际厅不期望太快出現變化,因為AG国际厅非常重視業務持續性,並且不希望給客戶帶來任何意外。”

但盡管如此,一些農民和農場組織仍非常擔心。“在控製美國和全球農產品市場的少數幾家公司中,拜耳收購孟山都公司是最令人不安的一輪合並”,全球農產品聯盟總裁羅傑約翰遜說,“ 現在,有三家大公司控製供應種子、化學品等農業產品的市場。這種極端的整合增加了農民的成本,並限製了他們在市場上選擇產品。”

對拜耳來說,他們並不這麽認為。從這家公司的角度來看,美國司法部之所以批準了這項交易,正是因為拜耳需要履行補救措施,以解除官方對競爭和定價的擔憂。 Condon說, “美國司法部竭盡全力確保所有競爭問題能夠得到解決,並提出一套全麵的方案,確保競爭仍在,產品價格也不會受到負麵影響”。

作為補救措施之一,化工集團巴斯夫會收購拜耳的大田作物業務,而這也是巴斯夫在向種子市場邁出重要的一步。根據獨立種子專業協會首席執行官兼總裁 Todd Martin的說法,由於巴斯夫擁有 Thurston Genetics 公司,它可能在玉米種子市場上比拜耳公司有更多的機會。

此次收購也對獨立的種子公司產生了潛在的影響。獨立的種子生產商依靠大型種子開發商的自由許可證政策,即使預算不充足,也有機會接觸到大型種子企業最新的轉基因性狀。但是一旦孟山都、陶氏、先正達和拜耳這些大型公司減少了他們的許可協議,這將產生巨大的風險。

對於這個問題, Martin表示,“孟山都一直保持強大的許可開放態勢,拜耳也會持續授權,並認可獨立種子公司的價值, “AG国际厅相信競爭是由獨立的種子公司推動的,自由許可證也是AG国际厅需要維護的重要工具。”

全球農化格局風雲變幻

自2015年起,全球農化市場上風雲迭起,巨頭間的掀起一波波的合並重組浪潮。

隨著中國化工(ChemChina)和先正達(Syngenta)、杜邦陶氏(DowDuPont)、拜耳和孟山都的合並逐漸達成,三家控製供應種子、化學品等農業產品市場的巨獸已經形成。


圖丨2017年全球領先跨國公司種子和性狀業務的銷售額(百萬美元)

然而強強間的聯合總是會引起關於壟斷的恐慌,割肉讓利是這些商業巨頭安撫監管及民眾最常見的手段。在上述重塑全球農化市場的三大交易中,杜邦不得不出售其大部分的全球研發業務,同樣中國化工在收購瑞士先正達時也同樣剝離了重疊產業。

2017 年 6 月,中國化工以 430 億美元的價格鯨吞種子巨頭瑞士先正達(Syngenta),憑此次收購,中國化工成功躋身全球農化巨頭之列,這也是目前為止中國企業海外最大並購案。

事實上,從2006年開始中國化工便開始了他的收購計劃,曾先後收購了法、英、德、意、以色列等國9家行業領先的企業,而農化市場則是其的下一個目標。長期以來,農化市場保持著以先正達、孟山都、拜耳、陶氏、杜邦和巴斯夫六家巨頭分羹的格局,其中僅孟山都、杜邦和先正達三家就手握著50%以上的種子市場資源。

有著如此優秀的表現,想收購先正達的當然不止中國化工一家,而對手之一就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孟山都。但麵對眾多收購意向,先正達始終表現的像是高傲的公主,“不感興趣”常常成為拒絕的理由,但最終還是被最有誠意的“毛頭小子”打動,“下嫁”中國化工。

當然,商業聯姻的浪漫願景背後更多的是利益的驅使,之所以選擇中國化工,先正達看中的還是中國化工身後巨大的中國市場。

“進入中國化工麾下,有助於拓展更大的市場。”先正達首席運營官Davor Pisk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每年的種子市場規模在106億美元左右,而之前先正達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僅為3%-4%左右,另外,先正達與孟山都有大量的業務重疊,如果選擇與孟山都結合,聯姻之後的先正達很可能被從全球農化市場上邊緣化。


對於中國化工而言,先正達擁有領先的種子技術和豐富的種質資源,完成收購後,可彌補中國化工種子業務空白,獲得種子技術人才、豐富的種質資源、種子研發技術、育種技術、生產加工技術以及領先的經營管理模式,實現“育繁推”一體化以及種子業務跨越式發展。形成農藥、種子齊頭並進,平衡發展的產業格局。

“多年來,中國化工一直在努力尋找進入種子行業的商業契機。”中國化工新聞發言人表示,收購先正達有利於完善中國化工生命科學板塊產業鏈,種子行業具有投資大、周期長、風險度高的特點,進入門檻高,平均每個新種研發需要8-10年時間,耗資達到 1.3 億美元。

在中國化工努力完成進身之路時,美國農化市場上也發生了相同的事情。同年9月,同為原全球農化六大行業巨頭的美國陶氏化學公司和美國杜邦公司成功完成合並,此次合並也使他們一躍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種子及農藥公司。但並購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關於壟斷的恐懼始終縈繞在人們心頭,最終完成收購時已曆時21個月。

在這21個月中,陶氏與杜邦需要麵對的不僅有來自各監管組織部門的層層審查,同時還有來自競爭對手巴斯夫的虎視眈眈。市場壟斷和創新競爭,是反壟斷最關注的部分,可以歸納為:農民是否可以用有競爭力的價格買到多樣化的種子。最終,為了能使歐盟安心,在杜邦和陶氏和並購中,杜邦不得不出售其大部分的全球研發業務,而這次合並也讓他們成為當時世界第一大種子及農藥公司。

隨著上述幾家公司的合並逐漸達成,全球種子市場如今出現中德美三分天下的格局,合並後,中國化工全球種業規模達到 10%, 拜耳和孟山都的全球份額達到 40%,杜邦陶氏全球份額達到 30%,全球未來種業市場格局相對穩定。

全球農藥行業的格局同樣也在發生重大轉變,拜耳和孟山都占全球市場份額的23%、 中國化工並購先正達占全球市場份額的21%,杜邦陶氏占全球市場份額的 21%、巴斯夫則是從巨頭並購中的剝離業務得到壯大,其業務占全球市場份額的 11%, 全球農化形成 4 強格局,業務集中度提高明顯。

在一輪又一輪的轉基因種子大戰中,孟山都從未猶豫、毫不妥協。目前孟山都擁有 1700 多項專利,掌握著全球 90% 轉基因種子專利權,這也是公眾忌憚二者合體的根源。

早些時候為了消除歐盟對二者聯姻削弱市場競爭及阻礙創新的憂慮,拜耳和孟山都曾做出讓步,提出了價值逾 74 億美元的補救措施,即剝離拜耳的部分業務,具體包括全球的大田種子業務,例如油菜、棉花和大豆(個別例外情況僅限於亞洲地區)、雜交小麥的研發平台、全球蔬菜種子業務、全球草銨磷業務及歐洲部分主要用於工業領域的草甘膦除草劑業務;孟山都方麵,剝離其全球的殺線蟲劑NemaStrike業務。同時歐盟也提出要求拜耳出售非選擇性除草劑領域的三個研究項目,向第三方許可拜耳的數字農業產品。

此次合並使拜耳成為全球最大的種子及農化品公司,也為拜耳帶來了巨大的美國市場,但孟山都同樣並非一無所獲。除了豐厚的研究資金供給,也許和先正達一樣,孟山都更看重的是拜耳身後的歐洲市場,而這曾是他費盡心機也沒有進入的。

隨著拜耳對孟山都收購的塵埃落定,全球農化行業集中度將繼續提升,並進入新的曆史階段。而這些農化巨頭的議價能力也會得到強化,這或多或少會衝擊現有市場定價機製,收購了先正達的中國化工將會如何應對這一波行業變革將十分值得關注。

(原創: Sha、黃珊 DeepTech深科技)